植发,给我多一些自信!

首页

2018-10-06

我今年38岁,江苏南通人,是一名公司主管。

大概是30岁之后开始渐渐脱发。

有遗传因素影响,爷爷和舅舅有不同程度的谢顶,但主要是之前那些年自己没有注意,生活习惯不规律,经常喝酒抽烟熬夜,爱吃辛辣食物和夜宵。 慢慢的额头两角发记线退化,头顶的毛发也稀疏了起来,在此之前,也尝试过一些生发penji,国内的国外的,基本没有什么效果,内服的不敢尝试。 平时工作中,朋友聚会中,经常能听到“呀,你头发现在怎么这么少的,用脑用多了吧,聪明的脑袋不长毛……”或出于关心询问,也或出于对方的调侃,对自尊心是非常受打击的。 经常在思考,也快四十岁的人了,小孩也渐渐大了,是让他以后也像我这样生活,还是改变自己的生活规律,健康一些,多关心一下家人,为他作个榜样。

于是从今年过年开始,每天饮食起居正常起来,戒酒戒烟,开始运动(早晨散步,一周跑步三四次,做一些力量运动)……经过六七个月下来,我的体重从一百五十几下渐到一百三十斤,体检各项指标正常(原来有高血脂,肾结石,脂肪肝)。

身体,生活习惯改变过来了,我开始想把这稀疏的头发也改变下,可不想听那些“关心”的话了。

对于在两三年前就从网上有所了解,也只是了解下。 碰巧是今年我们本地开设了一家植发诊所,带着一些疑问去咨询了下,环境不错,植发医生就一位,他和咨询医生对我发区简单检查了一下,给出了个方案接着就是谈价格:普通每单位十块,也有二十,还有三十好像,没优惠,问到区别在哪里,这个让我有点可笑了:说用的针粗细不一样,医生做的水平也不一样……无非想让我做贵的。

考虑下来,基本这家放弃了。 接着从网上查询到两家全国性的植发连锁机构,他们在上海都设有分支,于是约了个时间去做下了解。 直觉判断全国性的连锁机构水平都应该挺好,而且上海又是重点城市,市场庞大,他们都应该会把好的医资力量安排在这里,如果哪家我更满意基本就可以做决定了。 先去的是三大之一的科发源,路也挺好找,整个医院环境非常不错,干净整洁,接待护士很热情,了解到我是网上预约的,帮我安排了一位咨询医师陈医生,应该是按他们的程序向我了解脱发的时间,遗传的情况,介绍脱发的原因,现在治疗脱发的方法及植发发展历史和他们医院植发的特点,作完讲解又带我参观医院的各个区域并且免费给我做了次头发深层清洁,还鼓励我和这里的发友多作交流,最后询了个价走人。

下午半天是去碧连盛再去了解下。 感觉这家开业时间老点长,环境有点旧,但这些应该是表面的东西,重点是技术:咨询医生也是差不多程序,了解,介绍,参观,测试,不过在介绍技术的时候,这里的医生说的另两家技术怎样落后又讲不出他们具体先进在哪里让我有些反感,最后谈到价格和上午的差不多,只不过这里主任的价格不打折。 对于碧莲盛听说的技术问题和价格问题和科发源陈医生微信沟通,这些是他们预料中(这行竞争很激烈,应该是好事,哈哈),给我做了解释,我基本有了方向:一个是微针种植一个是镊子种植,都是fue无痕取毛囊,一个是六个专家团队自由选择一个是三个团队主任价格不一样,最后陈医生又给了我一个活动价。 和陈医生约好手术时间,手术为我安排了马贵才主任团队。

十号的手术九号晚上就赶到这里做一个头皮清洁并剃了个光头(老婆说如果光头剃的效果好就不要植了,回来,哈哈,够精的)直接住在了医院(有十个住间,给我弄了个单人间,爽)这儿的吃住条件都不错,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后,陈医生给我设计了植发区域,术中注意事项,吃了安定情绪的药并抽血化验,随后就带到手术区门口,我没有进过医院的手术区,但这里让我感觉已经很专业了,换鞋换衣服进房上床,一张类似于按摩床的平台,可控制升降,脸对着一个窟窿趴着,只听着周围几个小护士紧张地准备着,给我后脑勺盖上一块漏空的布,取发区域露在了外面。

不一会马主任过来了,我看不见他但也打了个招呼(主任心情好帮我也做的漂亮些,是不是这样不知道),替我打了好几十针先是麻药接着是膨胀剂(为了取发植发方便的一种药水),很多朋友马上要问疼不疼,我说一点不疼当然是假的,还好我对疼痛不是很敏感,所以还算过得去。

麻药的效果来的很快,取发是团队里的一位男医生,器械我是看不到的,只听到轻轻的马达转动的声音,测试了头皮上的几个点不痛疼,取发就正式开始了,而我却慢慢进入了浅睡,三个小时不到,取发结束,我可以中场休息一下,吃个饭了,起来一看,三四个小护士坐在操作台那挑选处理刚才取下的毛囊,据说这得要速度快,关系到移植的成活率。

饭菜很香,头皮发胀。 吃完赶紧又上手术室,这回是仰躺着,眼睛给我蒙了块纱布,马主任继续给我打麻药打膨胀剂。

一会就感觉头上顶了半只西瓜皮,后面男医生在上面做定位点就好像在我这个瓜皮帽上进行,不觉的疼只是发胀,约摸两小时定位点都做好了一下来了几个小护士端着五个小盆毛囊给我过数,肯定对呀,难道还真一个个数过去?种植就是好几个人一起开工了,两人几用微针种,四五个人把毛囊放到针里,我给这么一直给戳着,迷迷糊糊打起了呼,稍一惊还嘴上忙向他们打招呼,不好意思,睡着了,哈哈。 晚上六点左右手术终于结束,我裏着绷带胜利出来,和发友们亲切交谈,一付能耐的很的样子,嘻嘻。

护士把术后吃的喷的药还要注意事项当面都跟我说的很清楚,我还需要在这里住两天。 写不动了,明天继续……。